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:各国都开始把数据作为重要资源储备看待(文字实录) – 十大平台网

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:各国都开始把数据作为重要资源储备看待(文字实录) | 十大平台网

在技术应用这个环节里面,现阶段探讨更多是的问题,关于如何更好规范技术使用。一个技术通常有两面性,我们希望在有规范环境之下,有regulation的环境之下,去更好释放这个技术的正面价值,来去预防这个技术带来的潜在负面价值。

吴新迪:商汤以人脸识别科技最出名,可能请您谈一谈,除了跟人脸识别之外,从更广的角度,AI怎么样通过这些科技,可以应用在金融服务方面,甚至推广到其他行业,到数字经济等等这些,您觉得接下来会有什么亮点,什么可能性?

如果人工智能企业,生产的人工智能技术出现了故障,其实人工智能公司要负担起来责任,把这样的故障解决。比如识别准确率不够高,你要去解决。比如说你的识别在某些会犯错,导致一些现在讲的金融里面应用刷脸支付,如果犯错,导致直接支付错误,导致直接金融风控体系里面出现impact  structure的错误,那这些是我们科技公司需要不断去解决。

最后可以看到未来有更多数据资源开放给像企业,刚才讲到的牵头人来去使用,来生产技术。生产技术的环节,之后就是使用技术环节,使用技术可以看到,现在随着技术一批一批生产成熟,随着五年前人脸识别是我们主打的生产成熟技术,现在也是一个旗舰产品在很多场景里面得以应用,释放价值,带来便捷,带来效率提升,不管是从公共安全角度,还是日常生活角度,出行角度。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其实往后看,可能二三十年之后坐标系,有可能往历史去找到这样共同规律,我们可以更好用好机器人来服务于我们,让我们创造力和其他方面的东西,可以得到释放。

新加坡在数据、IP保护一直在发达国家走在前面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选择新加坡作为国际市场出口重要原因。所以从技术生产角度,我们看到了数据作为重要资源,开始被重视,开始它的价值得以合适的评估。

其实人工智能技术未来使用也一样的道理,技术使用者首先要有utility在技术使用的时候,有一定的流程体系规定什么的人,什么样的主体,可以使用这个技术。

通过数据分析技术,数据识别技术,从里面提取出来有价值的pattern,这些pattern最终再通过degeneration和connnctivity能够辐射给各个行业享受这里面增量的价值。

那对于数据来讲从这个维度去看,比如在美国最近年初的时候,去年已经白宫发布如何把政府所积累数据,在脱敏情况下,公开给到企业使用,能够让企业在这个资源下生产技术,然后服务经济。在中国也一样,中央政府层面在探讨,或者推进相应法律法规。地方也可以看到,成立了数据资源局,或者数据局,变成新的主体,考虑如何更好监管数据,如何更好释放数据,给到市场应用。

以下为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董事会成员徐冰的讲话:(文字速记稿,未经主讲人审核)

所以咱们这样去看,其实我们作为一个企业,在里面不管是技术生产环节,还是技术应用环节,都扮演比较重要的角色,也承担比较重要责任。在技术生产环节,其实企业承担责任,往往在符合法律法规情况之下,跟政府配合,跟其他企业配合,最后把这项技术生产成熟,让这个技术不犯错,这跟通常看到很多行业有些共性。比如讲汽车行业是一个存续从工业时代到现在这么多年的成熟产业,也是不管是投资界、政府非常关注行业,给GDP贡献也比较大。

徐冰:首先给大家一个比较基本的坐标系,人工智能这是非常广泛的概念。但是我们从比较宽大角度去看,这个座标系设计,现阶段的人工智能更多是跟优化相关,全球做了很多技术,现在对于资源供给和利用,很多时候在研究这个问题,说到底是优化问题。如何让现有资源得以最大化的效益,产生出来的资源,可以公平分配。对于人工智能现阶段坐标系去看,如何让现有过往三四十年积累大量数据,储备的价值,得以释放。

回过头看现在,人工智能技术我们看它在各个维度里面的应用,其实现阶段主要看到有几个有意思的观察,这几个观察可能也涉及到如何更好的去生产这项技术,并且利用这项技术。从生产这项技术角度去看,人工智能技术生产离不开数据,数据现阶段可以讲是新一个时代的石油。我们讲中东其实有非常多的石油,所以也变成战略上的要地。其实中国现在的优势在于因为我们的人口有15亿,所以每一个人产生出来的数据,意味着我们其实积累下来大量新时代石油。所以现在去看如何更好的用好数据,去往前走,推向技术生产,并且把技术生产完之后,来服务于全球,在全球化趋势之下,如何更好把生产出来成熟技术,贡献给全球经济增长,这些其实都是一个重点需要去看的主体。

企业行业去看,汽车公司所负责的事情,把车辆生产好,让它不犯错,让它刹车不失灵,让它能够有比较高的安全系数,让开车和坐车的人,都可以享受便捷,同时享受安全。如果汽车出了故障,自然汽车公司要负担责任。

所以其实人工智能这项技术,可能再往后去看,二三十年之后坐标系,是另外坐标系,有可能涉及到通用智能,涉及到讲机器人如何更好的服务人类。那么人类其实在历史的演进过程中,我们也可以看到在过往比较发达的经济体,他说这个经济体的国民不需要工作,在历史上比如说讲罗马,罗马的时候用奴隶服务于罗马本身的国民,罗马帝国产生出来了许多哲学家,艺术家,他的创造得以释放。

同时承担另外一个除了技术生产里面责任,技术使用里面的责任,我们去参与,以及贡献共同引导合理技术使用规范,在技术使用规范成型情况下,技术可以被更好使用。同时这个责任被技术使用者负担,技术生产者需要引导合理的技术使用规范,技术使用者要去按照技术使用规范,使用这项技术,就像司机一样,司机需要考驾照,能够驾驭这样一项技术,然后我们才能开这辆车。与此同时需要按照交通规则开车,如果违反交通规则,闯红灯,没有寄安全带,我们需要受到惩罚。

另外符合技术使用标准这样一个群体,他需要按照技术使用规则使用这项技术。如果他用这项技术违反了规则,需要受到一定的惩罚。

所以我们看到人工智能作为新的技术行业,在各个行业的应用,像我们很熟悉的电力行业,汽车行业,这种通用技术,在衣食住行里面都会用到的行业延伸,往未来十年去看,其实会有一些共性。不管是从政府端去看,还是从社会端去看,都已经有对应的经验,来去处理这样一件事情。最后能够让技术变成普惠大众的技术,所以这是我看到的未来从短期,从近期五到十年去看,在当下坐标系之下,这个技术自己看到的值得关注的点。
    

由《十大平台》和中国媒体澎湃新闻联合举办的第三届“新中论坛”今早在上海开幕。新加坡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局长陈杰豪、新加坡新跃大学教授李国权、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黄张凯、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董事会成员徐冰分别在题为《金融科技语专业服务领域融合发展》的圆桌论坛上发表讲话。圆桌论坛由《十大平台》兼《联合晚报》总编辑吴新迪主持。

从数据源头去看,各个国家都开始考虑把数据作为一项重要的资源储备来去看待,就像土地一样。土地是各个国家重点资源储备,我们有各样各样法律法规,跟市场经济接轨,可以让土地这项资源储备,它的价值得以释放,带动经济过往高速增长。